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国内
从传统制造变身时尚产业 看宁波服装产业如何转型
  2017-11-13 13:43 来源: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我国纺织行业增速放缓,去年总产值增长率仅为百分之四点几,低于我国GDP的增速。商业模式的更新、消费需求的升级,都给传统纺织服装产业带来冲击。在素有中国服装名城之称的浙江省宁波市,一批服装企业加快与互联网信息技术深度融合,逐步走向智能化、品牌化、高端化。服装这一传统制造业,正逐渐变身时尚产业。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大战一触即发。记者来到位于宁波市海曙区的太平鸟集团采访。去年的双十一,老牌服装企业——宁波太平鸟集团销售额达到6.15亿;今年他们的目标是破10亿。神奇的业绩,验证着互联网的魔力。从2008年开始触网到如今,线上销售已经占到太平鸟所有销售额的30%。

  宁波太平鸟集团办公室副主任蔡国鹏认为,服装+互联网,给企业的精准营销提供了无限可能。“我们线上衣服款式出来了,你们可以预购。这个预购其实对我们来说提供了一个后台大数据。后台一分析:这个衣服在东北是最受欢迎的;这套是在广东深圳最受欢迎的,那我们提前备货的时候,就会有目标性的去备货了。”

  对于服装企业来说,库存是最大的成本压力。这也是宁波旦可韵服饰有限公司从一开始就选择做个性化定制的原因。眼下,旦可韵服饰有限公司正在抓紧上马一个全新的智能生产车间。公司总经理孙淑琴介绍,旦可韵的高端私人订制,通过前端积累的数据,可以匹配出工艺和制版,再反馈到智能车间的柔性生产线,这就大大降低了生产和管理成本。

  打造一个高端个性化定制的智能工厂,也是服装企业领头羊雅戈尔集团正在做的大事。在前端,雅戈尔启动1000家门店升级计划,在后端,一个智能化工厂正在紧锣密鼓建设中。门店承担着体验、信息收集、销售、服务的职能,智能工厂则根据订单进行柔性生产。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向我们描绘了一个高度智能化的雅戈尔新零售的模样:“把一千万个会员的数据集中分析以后,可以定制一大批的产品,通过APP把产品虚拟的穿在你的身上,合适了到门店取货。”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如果早个十年,你去问宁波的服装企业在做什么,他们会告诉你:正在拿地开发房地产。但现在,宁波的服装企业纷纷把自己重新定义成新零售品牌企业。以博洋集团为例,一开始它只有单一的博洋家纺品牌,后来陆续开发了艾维、棉朵、唐狮、艾夫斯、果壳(GUKOO)、德玛纳、涉趣等十多个子品牌。在工厂内部,他们甚至开出了一个众创空间,做创业项目的孵化器。博洋集团总裁办副主任许淑敏说,面对细分的受众,他们不断的细分裂变孵化新的品牌。以果壳家居服为例,该品牌自2014年创牌以来,年销售额已经超过2.8亿。“以前我们是追求大而全,现在是要关注小而美。别小看了细分市场,中国的人口基础实在很大。”

  企业坚守主业的决心,也给政府部门的决策和引导传达了积极的信号。宁波市把服装产业纳入传统优势产业进行扶持,着力推动从传统产业向时尚产业转型。在占据宁波服装产量三分之一的海曙区,正在全力扶持企业提升转型。海曙区经信局局长吴汉元分析说,当下该区服装企业的转型升级,主要做法有互联网+、文化+,智能+等等,企业纷纷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甚至加快走出去。“我们的服装企业已经不是传统的以量取胜,而是以质取胜”。

  曾被誉为是夕阳产业的服装企业,开始转身时尚产业,“玩”起来了。去年10月,太平鸟集团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鸟人音乐会,音乐会在天猫平台同步直播,营销同步跟上。当歌星同款服装在网上被火速下单时,太平鸟再一次体会到了创新的喜悦。“我们是服装加互联网加音乐,服装加互联网加IP,越加越多。要往里面不停的加内容,你才能增加你的附加值和消费者的喜爱度。”

  同样的,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依然看好新零售背景下的服装主业。“我觉得我目标很清晰,我们做百年企业。我觉得我可以稳健地走,我认为健康的发展要比快速更加重要。”

  在拥有1.6万家服装企业的宁波,纺织服装业是当之无愧的工业基石。宁波市市长裘东耀在10月底举行的宁波国际服装节上宣布:宁波将顺应互联网信息技术与纺织服装行业深度融合的趋势,加快推动服装业朝着智能化、高端化、时尚化、国际化方向迈进。


 
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市场分析 更多>>